血浆捐献咨询电话被打爆,捐献者增多,后续治疗如何科学进行?

文章正文
2020-02-16 08:47

  昨天(14日),也就是《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捐献倡议书》发出的第二天,两名武汉的康复者,分别前往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及武汉金银潭医院进行血浆捐献。湖北以外,包括江苏、上海等地也有康复者捐献血浆,用于救治重症患者。

  特免血浆治疗曾应用于非典、埃博拉病毒感染的救治中。2月8日,第一例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抗体治疗在武汉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协和江南医院)进行,从临床来看,通过特免血浆治疗,危重患者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

  捐献呼吁发出后

  三部咨询电话被打爆

  昨天下午,37岁的新冠肺炎康复患者施女士骑车一个小时,到金银潭医院捐献血浆。

  施女士于今年2月5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从武汉市第八医院转到金银潭医院接受治疗,2月9日治愈出院。她的父亲目前仍在金银潭医院接受治疗。

  2月13日,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及中国生物武汉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采集和治疗项目工作组、武汉血液中心均发出呼吁,恳请康复后的患者积极捐献血浆。看到新闻,施女士决定来医院捐血浆,希望自己血液里的抗体能帮助到其他患者,包括她的父亲。

  施女士:“我是已康复的患者,他目前各种治疗手段都尝试过了,没有明显的效果,所以我就想试试能不能用这个方法。如果血浆里的抗体能够帮到他的话,希望他快点好起来”

  施女士正在献血

  在武汉血液中心人民医院献血屋,昨天上午也有一名男性康复者前来捐献。记者在现场看到,一次性离心血浆分离器等耗材不断运到武汉血液中心人民医院献血屋。

  倡议书上留下的康复者血浆捐献点三部咨询电话,不停有电话进来。中国生物方面表示,2月13日晚间,三个手机号码公布后,瞬间被打爆,负责线路保障的中国电信在14日凌晨两点加急技术处理。

  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云物中心主任周军:“我们的热线采取了新的解决方案,开通以后每小时接听,正常的可以在100个以上,这个就大大的缓解了。”

  献血康复患者:很高兴能献出一份力

  在湖北以外,一些省市的医院也已经开始征集新冠肺炎康复患者的血浆,用于重症患者治疗。江苏徐州的22岁康复患者小王告诉中国之声,她在1月25日确诊,2月9日出院,医院征求她的意见之后在13日请她签署知情同意书,并完成抽血。

  小王:“12日给我打了电话,说有几个危重症患者,他们说希望借鉴非典时候使用康复者的血浆,我当时就说可以,没问题,他们就问我身体情况怎么样,我想的是我本来就是年轻人,恢复得也不错,抽400cc血应该可以,如果能帮上忙是很愿意的。”

  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常务副院长、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指挥部总指挥金培生介绍:

  金培生:“我们挑了两个最年轻的出院患者。下午正好病房里有一个患者年龄偏大,病情比较重,这个人他的血型正好匹配,现在已经去拿血浆了,下午马上就输上。”

  金培生表示,对新冠肺炎康复患者的采血方式和普通献血类似,但血浆保存要更加严格、细致。

  金培生:“我们专门启动了手工处理,怕和大样本混在一起,污染其他标本。这些必须按照传染病标本的管理方法,把它单独保存。”

  在上海,全市90名出院患者中,已经有6人表示愿意捐献血浆,韩先生是其中之一。

  韩先生:“两周以后过来捐献,我觉得可以救治更多的重症患者,通过这种方式也能够表达我们的感激和回馈。”

  广东清远市19岁的大学生小陈昨天下午主动献血200毫升:

  小陈:“今天下午就是去捐200毫升。疫情这么严重,肯定愿意捐。能献出自己的一份力我觉得也是不错的。”

  负责血浆采集的清远市人民医院输血科主任唐浩熙介绍:

  唐浩熙:“采完以后,为了把关,我们还会对这个血液进行传染病监测和核酸检测,必须阴性以后我们才能给其他患者作为治疗用。”

  第一批献血者主要是医护人员

  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透露,在该院已有4名患者接受过特免血浆治疗。第一例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抗体治疗的负责人、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江夏区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刘本德,昨天接受总台央广记者采访,就特免血浆治疗的临床应用进行了介绍。

  刘本德说,医院收治的第一例病人于1月13日确诊,当时使用了各种治疗方法,效果始终不好。

  刘本德:“我们能够用的方法都用了,但是这个病人最终治疗效果不好,后来陆续来的患者越来越多。我就发现这个病不同寻常。”

  出于职业敏感,刘本德和医院方面联系了武汉市多家研究机构,讨论治疗方案,并提出康复者血浆治疗。

  刘本德:“因为我自己是心血管病的博士,就是危重症的专家,对这个东西出于职业的敏感。没有很好的治疗效果,我们就有一些担忧。比如说武汉病毒所、武汉血液制品研究所、武汉生物所,我们就开始一起开会就讨论,想到这种办法,就是用康复者的血浆进行治疗。”

  当时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康复者。

  刘本德:“那时我们就开始做规划了,一旦有康复者出院,我们等他休息10天到14天以后,临床隔离观察期后,我们就要求他们能不能捐献血浆。第一次捐血浆的人,主要是我们医护人员,给我们医护人员一讲这个原理,他们就很理解,就答应了我们的请求,这些医务工作者确确实实作出了奉献,很了不起。”

  首批捐献血浆的医护工作者

  特免血浆就像“援兵”

  治疗时机很重要

  1月20日开始,江夏区中医院、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20多名新冠肺炎治愈医务人员,献出了自己的血液。经过血浆安全性、生物活性等系列检测,约3000ml的特免血浆在2月8日,正式用于临床。

  刘本德:“使用患者是危重患者。治疗是有基础的,依照新冠肺炎第5版指南,里面有一条,可以输入康复者的血清、血浆进行治疗。虽然说现在病人都没有康复,以后怎么样我们要继续观察,但继续恶化的节奏是已经停下来了,相关的指标有了一些改善,比如说淋巴细胞,C反应蛋白、降钙素原这些指标都有一些好转,病人自己感觉呼吸困难、食欲不振、精神不好这些症状也有所改善。”

  刘本德

  特免血浆的临床应用,不是包治百病,也并不是所有的新冠肺炎患者都可以使用,在治疗时间的选择上非常重要。

  刘本德:“病毒的特点就是攻击我们的淋巴细胞。如果把病毒比做成坏人,我们的哨兵就是淋巴细胞,这个坏人要进我们的家,哨兵就要跟坏人搏斗。如果说我们的哨兵能力很强,那我们就不得病,或者是得很轻的病就可以康复;如果说哨兵和坏人势均力敌,这时就会出现一些症状,哨兵能量强、补充够,也可以康复;但是如果这个病毒的量足够大、足够强,我们的哨兵越来越少,这个时候它需要体外产生外援,康复者的血浆就带有这种抗体,这种抗体就是援兵。如果说我们的哨兵一下子被打趴下了,这个家已经没法存在了,这时再派援兵来救,就来不及了。”

  因此,现在最要紧的是,能有更多符合条件的的康复者能够到指定捐献点进行血浆捐献。

  如果您是18到60周岁

  确诊感染过新冠病毒且出院一周以上

  希望您能伸出援手,拨打捐献热线

  挽救更多危重症患者

  总台央广记者:周益帆、白杰戈、 唐国荣、孙永、左艾甫、郭淼 、姚东明、郭翔宇、杨静

  徐州台:王冰

  湖北台:柳芳、黄宇达、蔡璐

(责编:白宇、岳弘彬)

文章评论